呷哺呷哺女总裁在高铁厕所突遭罢免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6月27日,集团前行政总裁赵怡在社交平台发布声明。声明称,今年5月20日,在刚宣传完呷哺品牌回程火车上,其本人未获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被要求参加紧急会议。为此,赵怡在高铁厕所参与会议,会上被解除了行政总裁的职务。其后,又于6月14日宣布了免除其执行董事职务的“议案”。

这一说法和呷哺呷哺的公告时间相吻合。今年6月14日晚间,呷哺呷哺发公告,董事会决定召开股东特别大会,建议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此前的5月21日,呷哺呷哺发布公告称,因集团若干子品牌表现未达到董事会的预期,故解除赵怡行政总裁职务。

声明中,对于呷哺“表现未达预期”的说法,赵怡予以否认:任职呷哺9年间,一直本着务实精神为公司和股东服务,全年基本无休地在市场最前端了解消费者和市场,所谓发展不达预期的判断从何而来?

雷达财经注意到,赵怡是呷哺近期第二位离职高管。在人事震荡背后,呷哺呷哺2020年营收、利润双降,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伴随着近些年的“消费升级”,失去性价比标签的呷哺还遭遇口碑下滑、翻台率下降。

在行业人士看来,呷哺呷哺定位不明确,并未建立起护城河,涨价后流失客户,导致业绩下滑,某种程度上,赵怡为业绩下滑“背了锅”。

重新出山接替赵怡职位的创始人贺光启,能否带领呷哺走向辉煌?

否认“发展不达预期”一说

在其发表的声明中,赵怡表示,自2012年加入呷哺就任财务副总裁以来,一路披荆斩棘推动呷哺控股在香港上市,并在贺董事长多次邀约下于2019年8月29日被董事会聘任为行政总裁。

然而,其在2021年4月20日被通知安排休假,并于5月20日(呷哺股票代码日)被以“极高的速度和效率”解除行政总裁职务。

赵怡称,呷哺上市后,“本人在管理期间大胆借鉴麦当劳经验,提出并推进外送的商业模式,建立即食的呷煮呷烫品牌;推进多品牌发展,包括湊湊业务概念的产生,食品公司作为复核调味料业务的延伸,使这三个品牌成为呷哺控股后续发展的关键支柱。”

赵怡认为,自己工作期间不仅呷哺股价大幅上涨,在集团内部也得到了呷哺呷哺董事长贺光启的大力肯定。由于过去开店过快,牛羊肉价格涨价,呷哺在2019年上半年存在业绩压力,在其本人接手后下半年扭转颓势,各类指标同比2018年出现上升趋势。

赵怡称,2020年疫情期间,其带领高管团队在5-12月期间,呷哺品牌餐厅利润率取得不断突破,与湊湊利润率几乎齐头并进,得到公司重要股东对于呷哺面对疫情成绩斐然的高度赞赏。

赵怡认为,以上成绩的取得,源于其本人清晰的定位于举措。这些举措包括改变激励方式,建议按贡献分享及合伙机制,同时精兵简政;纠正过去高投入偏重的模型,回到“优衣库”代表的物超所值的大众模型,坚持大众消费店为主;建立品牌阵地,改变过去依赖促销和运营向品牌制胜转变;加快推,激活年轻消费者的尝新及复购等。

最后,赵怡写到,自己深知作为职业经理人,推动一家私企成为真正的公众公司将面临巨大挑战,但其愿意成为一个矢志不渝的推动者。“董事会通过的罢免本人执行董事的‘议案’,尚需要呷哺控股特别股东大会表决通过才将生效。目前本人仍旧是呷哺控股的执行董事, 在任的每一天都将坚持勤勉尽责的职业操守,恪守公允的价值观,以及秉承专业独立判断的原则。”

从“天才”到“不合适人选”

呷哺呷哺这番人事罢免“搬上台面”之前,赵怡曾是呷哺的有功之臣,被创始人贺光启夸奖为“天才”。

从赵怡的来看,其“多年的世界500强专业管理能力、先进的管理经验和高远的市场前瞻”所言非虚。

于2012年11月12日加入呷哺呷哺负责财务相关事务之前,赵怡曾担任商务经理、索尼通信产品中国有限公司的零售运营总监、麦当劳中国北区的财务总监,拥有美国纽波特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受邀进入呷哺担任CFO一职仅仅两年后,也就是2014年,在赵怡带领下,呷哺呷哺成功港交所上市。2019年,赵怡出任行政总裁(行使CEO职责)。

据《财经》报道,赵怡带领呷哺呷哺成功上市之后,一度深得贺光启的信任,甚至在会议上公开夸奖赵怡“是一个天才”。

彼时,呷哺的公告也对赵怡充满赞誉,称集团首席财务官赵怡已获委任集团行政总裁,公司认为,凭借赵怡的背景资历及于集团的广泛经验,本集团将可从中受惠。董事会亦认为委任赵怡担任上述职务将有助于促进本集团发展。

时任行政总裁的赵怡也“投桃报李”,2020年曾对媒体表示:“贺董事长是一个有梦想的人,用年轻人的话来说就是有情怀,我希望可以帮助他把呷哺做成第二个麦当劳或者肯德基。”

不过,赵怡却很早开始减持呷哺呷哺股份。权益披露信息显示,2020年10月份,赵怡减持呷哺呷哺91.28万股,套现1256.93万港元;2021年1月和4月,两度两次减持,套现合计约3000万港元。

到了今年4月16日,呷哺的一则公告突然打破了平静。

先是湊湊CEO张振纬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时卸任公司所有职务,湊湊各部门、各区域负责人暂时向集团董事长贺光启汇报。紧随其后,按赵怡的说法,4月20日她被安排休假。

5月21日,呷哺呷哺公告,“炒掉”行政总裁赵怡。呷哺指出,由于集团若干子品牌的表现未能达致董事会预期,故解任赵怡作为集团行政总裁的职务,自2021年5月20日起生效。“董事会认为解任赵女士之行政总裁职务将不会对本集团的业务营运造成重大不利影响,集团董事会主席贺光启获委任为行政总裁。”

富有戏剧性的是,赵怡不得不在高铁厕所参加这场针对自己的解职会议,颇具“重口味”。

有消息称,6月初,贺光启发出“致全体伙伴们的一封信”,解释2021年上半年呷哺集团内部经历重大人事变动,属于“对于不适合的人进行适当的流动”。贺光启提到,将进行集团资源的全面整合、建立员工薪酬激励机制等。

6月14日晚间,呷哺呷哺公告于6月11日董事会决定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以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建议罢免”),自批准建议罢免的普通决议案获通过当日起生效。其解释罢免原因为,赵女士的管理方式及理念与董事会其他成员存在重大差异,且允许赵女士继续参与本公司的管理将不符合本公司及股东的整体最佳利益。

自此,呷哺两位高管离职。另据呷哺内部人士透露,无论是湊湊还是呷哺呷哺不是一个人离职,而是一批人,包括各种区域总经理等等。

在外界看来,如此突然和“不近人情”的解职高管,显示出公司内部矛盾或许已经激化。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任何市场中,即使真的存在矛盾也会在公告中表现出彼此的尊重,而像呷哺呷哺这样公开双方分歧的方式属于极端化处置,说明双方的关系已到冰点,甚至还可能存在激烈交锋。结合呷哺呷哺的业绩表现和之前高管离职,都说明其内部问题严重。

都是涨价惹的祸?

成立于1998年的“一人小火锅”呷哺,性价比曾是其特色。

具体而言,呷哺呷哺创造性地将吧台式快餐+火锅这样的业态结合在一起,凭借着便捷、卫生和人均四五十亲民的价格,广受消费者欢迎,迅速在北方打开市场。巅峰时,呷哺呷哺热门门店翻台率甚至能到7次/天。

不过这种低价走量模式竞争壁垒并不高,并且在呷哺上市之后,低客单价也不利于公司业绩的提升。

于是2016年,董事长贺光启提出了“呷哺呷哺品牌升级计划”,从“快餐”向“轻正餐”转型。转型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对呷哺呷哺的门店进行扩张,升级店面2.0;创立中高端火锅品牌湊湊;延伸产业链,进军调料市场。

伴随着门店装修升级、菜品变得更加精致,呷哺呷哺的客单价也随之水涨船高,由之前的人均50元左右上涨到现在的人均70至90元,某些一线城市甚至超了百元。

2020年年报显示,呷哺呷哺的客单价为62.3元,而2017年只有48.4元。对于丢掉性价比标签的呷哺呷哺,消费者并不买账,有网友称,“价格越来越贵,以前人均四五十,现在七八十,品质却越来越差”,还有网友称“有这钱我不如再添点去吃,至少服务好。”

反映在翻台率上,呷哺的平均翻台率从2015年的3.4倍,一路下降到2020年的2.3倍。反观海底捞,2020年疫情严重时,翻台率依然能维持在3.5倍左右。

与此同时,依靠“火锅+奶茶”模式孵化的湊湊,短短4年间在全国总共开了140家店。财报显示,湊湊在集团中的营收占比至2020年时已上升到30.96%。然而,目前一手创办者张振纬已经离开,湊湊的前景变得模糊。高盛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张振纬执行力强劲,投资者需要注意湊湊CEO离职的相关风险。

而海底捞也适时推出了自助式奶茶,还能免费自由添加奥利奥等小料,与湊湊展开正面竞争。

除此之外,呷哺呷哺净利润连续下滑之后,公司已在亏损的边缘徘徊。根据年报,2020年,呷哺呷哺实现收入54.55亿元,同比减少9.5%;净利润1.31亿元,同比下滑67.1%;归属股东净利润183.7万元,同比大幅下降99.36%。

有行业人猜测,由于发展不顺,呷哺需要有人“背锅”,作为总裁,赵怡就成了“背锅人”。

5月26日,国元国际对呷哺呷哺下调评级至“持有”, 下调目标价至11港元。该机构在相关报告中称,2021年预期凑凑新开门店70家,截至目前仅开出4家门店。呷哺呷哺品牌的扩张速度预计也将会放缓。此外,短期内呷哺呷哺出现重大人事变动,经营前景较不明朗。

对于呷哺呷哺未来的发展前景,蓬认为,呷哺呷哺的定位不明确,没有差异化和核心竞争力,讲服务,呷哺呷哺比不上海底捞,讲网红流行元素,呷哺呷哺比不上网红火锅品牌,未来前景并不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