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的朋友圈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真金白银的朋友圈。

最近,苏宁的员工可能会惊讶,自己的公司频频出现在新闻媒体上。因为,就在一周前的大年初二,苏宁集团董事长(以下统称为“苏宁”)张近东才为员工举办家宴,宴请苏宁核心高管及家人,画面一度温馨,可如今,苏宁的主人很有可能就会改弦更张。

2月25日上午,苏宁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及股东苏宁集团通知,其拟筹划本公司股份转让事宜,预计转让比例20%-25%,根据拟转让比例,预计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这是2017年,媒体对被“卖身”阿里的传统零售龙头企业,及其创始人端的评价。如今,这份评价,似乎要对张近东再重复一遍。

“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刚刚过去的苏宁集团牛年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的话言犹在耳。这句话,像是在关停万达百货时的复刻版,而当时解围的正是张近东。

在商海中南征北战30年的老兵张近东,如今不得不考虑转让自己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的权杖。作为苏宁最主要的营收来源,苏宁易购已经连续六年扣非净利润为负,账面利润只能靠卖资产。2015年,靠卖门店和PPTV股权获利17亿元,2016年,卖仓储和子公司京朝苏宁电器获利18亿元。在2016年到2018年间,苏宁易购卖掉阿里的股票获利140亿元。

30年前,27岁的张近东开始创业,创立苏宁,彼时同为江苏人的还在上高中;而如今近花甲之年的张近东,不仅要重新审视自己亲手打造的辽阔商业版图,还要好好盘点一番自己的商业大佬朋友圈。

从舢舨到航母

2017年的“苏宁之夏”上,张近东唱了一曲罗大佑的《恋曲1990》,全场沸腾,达到高点。而张近东也许会特别怀念那个纯粹的90年代,那个光芒属于自己的年代。

不得不说,张近东的起点很高。1992年,邓小平开始了著名的南巡讲话,“致富光荣”这个词,慢慢的被中国所接受。哥哥张桂平拉上他,在南京宁海路开了一间名为“苏宁家电”的小店,面积200平方米,员工十几名,专营空调。值此,他也成为“九二派”企业家的一员。

苏宁势头起得很猛。因为差不多只用了一年的时间,这个白手起家的年轻人,就成了一方巨贾。

1991年下半年,他一次去深圳的时候,有个供应商神秘地对他说,“现在百万富翁已经不稀罕了,深圳都有千万富翁了。”听了这话,张近东也没做声,默默地喝下两杯酒,他知道,29岁的他已经属于全国千万富翁之列。这速度快到他也没想到。

早年的张近东是非常幸运的。华宝、春兰、广东三洋是苏宁经营的三个重点品牌。在当时电视机,电冰箱都不够普及的市场上,选择押注空调,无疑需要远见和勇气,而幸运女神的眷顾,让90年代的,好像每一年都来得更热一些,空调成为老百姓最想买的家用电器,这个需求甚至超过了洗衣机。

张近东为了抢到更好的货源,提前给厂家打预付款,但他回忆起来的时候也说,那时候一次就给春兰打5000万,签字的时候手都在抖。

虽然只是做空调,但还是触犯了一部分人的“利益”。1993年,苏宁与八大国营商场展开了一场硬碰硬的“空调大战”。在兄弟俩的努力下,最终苏宁“以小胜大”,“以弱胜强”,成为中国电器史上的经典之战。

对于那场胜利,哥哥张桂平感慨:“他们对我们进行封杀式的空调大战,当时媒体称他们是航空母舰,我们是小舢板。这航空母舰对小舢板,最后小舢板赢了,航空母舰输了。”

“小舢板战胜联合舰队”是漂亮的一仗,更重要的是为90年代的张近东积攒了一票家电的朋友圈,市面上只要叫得上名字的电器纷纷投诚,当然格力女王是个例外。

格力空调从安徽进军江苏市场,张近东拿着500万就准备砸晕珠,以此要求货源和低价,但却被董明珠一口回绝了,因为她跟“江苏五交化”有言在先,在江苏由“五交”全权代理,她不能破坏行规,否则豪无信誉。董明珠回忆,两人在电话里互骂了40分钟,从此结下梁子,这份矛盾直到2016年才缓和。

这其中还有一个节点值得一提,随着开放市场,“福利分房”也逐渐告别历史舞台,迈入“花钱买房”的时代。彼时,张近东的哥哥张桂平嗅到了商机,毅然进军房地产,于1993年成立苏宁房地产总公司,让弟弟张近东接手了苏宁电器。

此时,张近东才能成为苏宁真正的掌门人,掌舵这艘商业航母。日后,张桂平另创,全心投身地产行业,张近东则继续操持“中国沃尔玛”霸业,也为日后张近东进入房地产圈子埋下伏笔。

起高楼,拓大佬朋友圈

如果说,前十年的苏宁是风风光光,新世纪的苏宁日子也还算好过。

与国美在零售商海大战的云烟随着黄光裕的入狱而消散,被戏称“万年老二”的苏宁,第一次坐上铁王座,由此,跻身家电零售老大,这是张近东话语权的实力基,也成为了在商业市场上交朋友的资本。

在南京,有两家诺富特酒店,这是连南京本地人都会搞混的同名酒店。

一家开在新街口的淮海路上,归属在已没落多年的“中华第一商圈”,另一个则是中山门之外玄武大道上的徐庄软件园。但要是提及和苏宁最相关的那一个,徐庄才是目的地。

在规划近4000亩地的徐庄软件园里,占地最大的企业当属苏宁。诺富特酒店对着苏宁总部,如果还想深入知道,诺富特和苏宁的关系,那坦白讲,这是张近东庞大商业版图中微小资产的一部分。位于徐庄软件园的诺富特酒店远没有新街口的地段繁华,但相比却能热闹非凡,它是外界接近苏宁的第一道大门。

彼时的互联网新贵、都曾经现身这家诺富特,地产大亨林、许家印也曾在这里留下纪念;家电行业的大咖们比首富们出现的更早,海尔、海信、创维、三星、索尼、TCL等等很多家电企业的高管都陆陆续续来这里拜过苏宁的码头,江苏、南京市对苏宁亲睐有加,毕竟这是为江苏省贡献50亿税款的纳税大户。

2017年12月,苏宁在南京召开“苏宁零售大开发战略暨合作伙伴签约大会”,嘉宾阵容豪华

后来,曾经有一段时间,阿里CEO(逍遥子)也住在诺富特,穿过连接酒店和苏宁办公楼的地下通道,通过直达电梯到达会议室后,和苏宁的团队开始讨价还价,协商投资事宜。

有人说,诺富特更像是张近东的一个聚义厅。

南京,虽然是省会城市,但绝比不上大佬云集的北上广深,甚至比不上新一线城市杭州,但能让互联网、零售、房地产各界大佬一趟趟奔赴原因,那就是张近东的庞大朋友圈。

而能交下的朋友,都是张近东真金白银换来的人脉。

2015年,O2O战事正火,万达扬言要进军房地产O2O,而百度也在转型O2O,两人都去徐庄拜会过张近东,坊间开始传闻,苏宁将联手百度和万达,还给这个组合起了个好记的名字“苏百万”。

2017年11月6日下午,资本市场在年关将至时,迎来年度最大的单笔投资,恒大发公告称,苏宁将战略投资恒大200亿元。

当天晚上,在南京出席两岸企业家紫金山峰会的郭台铭现身徐庄,没多久,就有消息传出,郭台铭已经和张近东共同定下了500亿的战略合作计划。

同一天,交下了许家印、郭台铭两位大佬,张近东的朋友圈扩圈到房地产和制造业。

此后,许家印和张近东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无间,许家印频频现身苏宁收购的国米球场,与张近东并肩看球,而张近东也现身恒大造车的工厂,为其比个大大的赞,还被爆出两人同饮交杯酒的兄弟拳拳之情。

能交下这些朋友或许还有一个原因是,张近东朋友圈里还有一个关键先生,那就是曾经被视为对手的“网购”,现如今重要的“盟友”马云。

2015年8月10日,这一天堪称零售界的诺曼底登陆,据记者华祥名回忆,当时被通知要到江苏镇江参加阿里重大事项发布会的100多名记者,被拉上高速公路,会务组告诉他们要前往一处叫做“桃花源”的地方。

持续的暴雨中,大巴一路向西,终点正是苏宁集团总部所在地南京,当日的重磅消息是,张近东和马云宣布双方将交叉持股。对于张近东来说,搭上了新零售和互联网的快车道,于马云而言,苏宁或许是当时能制衡京东凶猛追赶的一张好牌。

2019年2月12日,张近东宣布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全部37家门店,是继2018年1月苏宁云商出资95亿元,购买股东持有的约3.91%股份后,再次慷慨解囊。这是王健林在试错之后的主动转身,对外的口径是要,减包袱。

朋友有难,慷慨解囊,也对应着,苏宁正以一种狂飙突进的姿态快速扩张其商业版图,这是张近东“3D打印”一样开店的宏伟愿景。也使得张近东朋友圈也越来越庞大,联想杨元庆、TCL董事长生、华为的余承东、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

“风往哪里吹,草就往哪里倒”

朋友圈越扩越广,伴随的是,摊子越来越大。

苏宁延伸零售版图:线上有苏宁易购、苏宁易购天猫旗舰店,线下有苏宁电器、苏宁零售云店、家乐福、苏宁易购广场(原万达百货)、苏宁小店以及苏宁极物、苏宁;还扩土金融建立苏宁金融;布局造车,2019年3月,苏宁投资联合一汽、、腾讯等公司共同出资近百亿,合伙拟投资以新能源汽车为主的共享出行产业,组建出行公司。

这张处心积虑编织了30年的商业大网,却在苏宁刚过而立之年不到3个月,开始传出“卖身”消息。

从扣非净利润看,2014年至2019年,苏宁易购的利润一直为负,且亏损在扩大,分别为-12.52亿元、-14.65亿元、-11.08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2020年公司业绩预告显示其扣非净利润为-42.93亿元到-37.93亿元。

因此,从2017年开始,苏宁逐步卖出了阿里的股权。当初入股阿里时,阿里股价不到80美元,到其2017年12月第一次卖出时,阿里股价已涨到170美元附近,此后的三次套现清仓,让苏宁共计套现约140亿元。

这笔钱,一直到2019年还在装扮苏宁的财报。如今,三次出售套现完成,这家商业巨头,转身艰难。

2020年三季报显示,苏宁短期借款达28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46.16亿元,长期借款为62.48亿元,应付债券为79.95亿元,负债合计1361.4亿元,而当期货币资金仅有308亿。

千亿级的缺口需要补上,而四下,曾经的朋友也都在观望,这或许就是商业世界最残酷也最真实的一面。

而久经商场张近东似乎已经了然一切,就像在当年虽然放言,未来消费的主流绝对不可能是网购后,为了自圆其说,在阿里收购前,巧妙地向外界喊话,在采访中,他分析,随着零售业业态不断的发展进化,行业的竞合关系必然发生变化,还引用了《教父》里的一句话:“对手,不一定是敌人,对手,也能变成伙伴,变成朋友。”

随后的8月10日,阿里宣布将以约283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苏宁。

如今的困窘场面,张近东也早为苏宁和自己铺路,圆场早已经打好,在苏宁30周年公益庆生仪式上,他身带一条红围巾,用他一如既往的中气十足的声音宣告,“企业小了是个人的,大了就是社会的、国家的。”

2月25日,媒体报道称,此次的白衣骑士就是南京国资委,接手苏宁股权的投资方可能还包括江苏交通、江苏国信及南京新工。

而曾经赶赴苏宁总部拜会张近东的一众朋友圈大佬们,都好似不约而同的缄口不言。此时的张近东,不知道是否会想起创立苏宁之初那样的感悟,“当时我的感觉是震惊,第一次体会到商海的可怕,原本称兄道弟的人忽然那么对你——一般人是很难接受的。”

这也让人不禁想起电影《艋胛》里的一句台词,斯文的黑社会老大对他的儿子说,“风往哪里吹,草就往哪里倒。年轻时,我以为自己是风。其实我们都是草。”

参考资料:

《张近东和他的恋曲1990》财经无忌 陶

《自私是本能,合作才是智慧》华祥名

《矛盾体张近东》王江河郝亚洲

《张近东的英雄梦》财经无忌 陶魏斌